时时彩送彩金平台论坛 玄幻魔法 【耽美】锦瑟 【耽美】锦瑟_分节阅读_7

利澳彩票查询双色球: 【耽美】锦瑟_分节阅读_7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时时彩送彩金平台论坛 www.macetilegrout.com 小说:【耽美】锦瑟| 作者:priest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一缕青烟。添灯油的**弟子吓了一条,愣了片刻以后,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,一路叫道:“不好了,不好……”却不**心扑入了一个老人怀里,他愣愣地抬头看着他们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宗主,执叶大师望着灭了的灯火,却苦笑出声,说道:“我知道,总有一日,世上再没有能阻挡他脚步的东西?!?*弟子不明所以地看着他,说道:“宗主……”执叶大师将油灯中的灯油倒出,说道:“这世上,可有能将千秋百代的**魄都当做燃料的**尸火方法?我如今方才想明白?!?*弟子道:“请教宗主?!敝匆洞笫λ档溃骸氨闶橇鲋械牡弁踮(D―我朝历代帝王龙驭宾天,所行的大礼,葬得都是衣冠,真正的帝王冢一直是本朝秘辛。王权宝座,乃是被鲜**和无数的**魄堆积而**的,以真龙之体烧出的**尸火,自然能使教宗加持动**不已?!?*弟子问道:“既然是秘辛,又如何被人发现了呢?”“是山灯?!敝匆洞笫λ档?,“当年七盏山灯升起时,为向苍天请命,借运七十年。这山灯借运的法子,乃是密宗和玄宗共同保存的,便是颜怀璞与道祖这些人,也不过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其间千变万化,能将我朝千百年来运势全部泄**出来,更不用提那至关重要的帝王冢了?!?*弟子呆呆地问道:“做法的人参透了么?”做法的人参透了么?执叶大师叹了口气,却模棱两可地说道:“谁知道他参透了不曾呢?”龙脉毁,要道断,第四盏灯和第五盏灯分别点了起来――你要借后土之力,逆皇天而行么?执叶大师慢慢地转身,走回他自己的禅房,心里忽然想道,原来世上真的有人,天生便是应劫而出的。作者有话要说:在锦瑟之前,我也不知道,自己心里原来有这样多的愤怒

    71、第七十一章回去

    打□上出现异象,八百里加急隔了不几日便传到了朝中,正在和宫妃们进行晚饭后“放松一刻”的皇帝陛下,当场就让无数皇子龙孙提前跑出来了,这把皇帝给呕得活生生三天没吃下饭去……当然具体打□事件,还是夜半无人**语时的**事故哪个让他心情**地更多一点,这个就不可考了。朝中文武百官本来便是众口难调,一听见这事,不管懂与不懂,都沸腾了起来,活像是炸了锅的**市,吵得都不知道谁是谁三姑二大爷了。邹燕来邹大人殒身的消息并没有掀起一点**澜,大概有些人就是只有生前显赫的命,一辈子不管怎么钻营,等有一天他**,就谁也不记得他了。这个消息还是由翠屏鸟传到了施无端手上的时候,得到了他昔日宿敌一个眼神的停驻?!芭?,邹燕来**?”施无端是这么说的,翠屏鸟飞进来的时候打翻了他桌子上的一碗**,把它坐在桌边的主人泼了一袖子的凉**,此刻正扑腾着梳**――自从兔子**以后,它半死不活地沉寂了很久,却在看见了白离回来的刹那就活了过来,仿佛它也知道这个以前一直让它恐惧的人,就是那陪了它无数个日月的**伙伴一样。孟忠勇和李四娘正坐在一边,等着聆听他的高论,谁知施无端好像忘了这码事,专心致志地擦起了自己**的袖子。孟忠勇驰骋疆场十几年间,早就不是当初蹲在院子里,偷偷分少年施无端一碗面汤的莽撞青年了,英俊的眉眼间自然而然便带出一**凛冽的肃杀之意,虽然依然骂骂咧咧不拘**节,却已经变**了一个危险而锐利的男人,不再像个单纯的大型动物了。施无端行踪诡秘,这几年来越发与他们聚少离多,然而尽管如此,孟忠勇每次一见到他这幅放个**也要兢兢业业、认认真真的模样,便觉得蛋疼不已。好在李四娘在,他不大敢出口****,只得装作人模**样地问道:“你方才说邹燕来**,怎么样呢?”“很好?!笔┪薅怂匙潘幕安缃拥?,“邹燕来一死,颜甄如断一臂,密宗高手在战场上便折损大半,我觉得这件事不错,可以下一碗面来庆祝?!崩钏哪镏逯迕?,这会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:“怎么,你觉得那皇帝要出尔反尔,起复颜甄?”“那也没什么,皇上嘛,自然是金口**言,说话不算的?!笔┪薅硕倭硕?,垂下眼,将袖口挽起来,说道,“就算他不打算起复颜甄,我也已经给大哥发了信去,时局所迫,他会不得不起复?!泵现矣挛实溃骸盎实燮鸶此?,有那么重要么?”施无端的嘴角慢慢地牵扯出一个冷笑,缓声道:“不起复颜甄,我又要那什么将他们一网打尽呢?”他站起来,在窗口负手而立,望向满院灼灼盛开的夏**,心里忽然展开一幅别人决计看不到、也想象不到的大图,像是从星星的高度俯瞰人间城池一样,所有的驿站、官道、城墙全都在**,条分缕析。当他还是个沉默的少年的时候,便这样暗暗对自己发过誓,总有一天,要让教宗专权的时代在自己手里终结,到时候所有人都能选择自己的活法,每一个寒**出身、或者早年坎坷之人,也能凭着自己的努力,**为万万人之上。那些教宗中取巧**左之术,会被现在**地崇拜着它们的人们所忘却,习文者安邦,习武者定国,他们会在一起使这块土地变得更**沃,让生活在上面的人们过上更好的日子。总有一天,这浩浩天下,会变**这样。从第一封上书开始,种子已经埋下了。施无端心里想道,便让我,将它推得更远一些吧。这些话不能说出口,因为还有夏端方,还有所有那些红巾军中和所有将士们一同奋战在第一线的修道**兵们,这是一件千秋百代层层积累才能完**的任务,施无端什手按住窗棂,心中暗暗对自己说道,不急。这时,他看见不远处站在一棵大树下的人――白离。他知道施无端正在与李四娘和孟忠勇商谈他们的正事,所以并不来打扰,只是远远地等着。他的肩膀上已经落了一层白**,不知道是等了多久,正好与施无端无意中扫过来的眼睛对上,白离便**出一点安静的笑容,仿佛只要看见他,便能安下心来似的。施无端还没能适应这个失踪很久之后又突然出现的白离,这件事他还没来得及理清,便又被各种各样需要他经手的琐事转移了注意力。于是此时只得飞快地移开目光,骤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如今的白离。以前那人不论行事如何,却总是像个孩子,单纯却执着,总是发着脾气,去要不属于他的东西,一点点也不肯妥协,还带着那样一种不管不顾的自**和偏执,从不去管别人怎么想。他天生就是那样的人,有着暴**的魔的**统,和妖在一起,被藏在深邃的苍云谷中,了无心机地**大。那才是他熟悉的白离,曾经让他**过、恼火过,甚至生出仇恨,隐隐地有那种“如果这个人从来未曾存在过,不知要省下多少**烦”的想法。而如今,施无端发现,他对白离所有的记忆,其实都是****的。那个会为了他一句话,违心地**出笑容的**狐狸**,那个身后背着沉重的魔影,带着**的占有**的男人,那个大/**之夜里毫不留情,要取他*命的魔物,那个大周山上搭弓拉箭,一箭**入他心口的敌手。那个在恶火境里因为**魄不全,喜怒无常又**不堪的白离,和眼前这个平静而隐忍的白离,他们都是白离。人总是这样,针锋相对的时候,都觉得自己万般委屈,没有半点错处,便是心里知道,也仗着年轻气盛,万万不肯承认的。而经年日久,当那份纠葛已经复杂得叫人剪不断、理还**的时候,一个人突然低下头来,将**不知多久的绳子单方面剪断,另一方也必然会无所适从起来。施无端目光游移了片刻,终于忍不住又看了白离一眼,发现那人的视线仍然停留在身上,遥遥相对,就像从未离开过一样。他死寂多年的**口突然一热,有**说不出的酸涩滋味涌上来,施无端想,若是当年自己不那样固执,不因为他是白离便那样吹**求疵,能宽容一点,念旧一点,有人情味一点,若是不曾那样对他……对任何人都百般提防,若是心里少一分算计,能多看他一眼,知道他身上发生过什么事,是不是……那些事就都不会发生了?然而时至今日,却仍是他默默地回来,以忏悔的姿态收回当年悲愤之下**手割离的****,近乎卑微地找回附在畜生身上的**魄,沉默地先低下头。他原本……是那样骄傲的一个人。施无端想着,突然难受得很,眼眶便骤然一酸,勉强低下头遮掩过。李四娘其实早看见白离,见他神**游离,便拉了孟忠勇一把,说道:“**六,你今日方才回来,想来驱车劳顿也累了,早些休息吧,我们不多打扰了?!笔┪薅寺肱牟呕毓窭?,孟忠勇一个哈欠打完,他才“**”了一声。见状,孟忠勇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被李四娘**拉走了,他仿佛有些奇怪地看着等在那大树下的男人,不知道自己这六弟这回是从哪里**回这么一个人来。他并没有和白离面对面地对峙过,再加上白离容貌虽然不变,气质委实是大不一样,孟忠勇竟一时没有认出来,被李四娘拖走的时候,远远地望了一眼,只觉得有些眼熟,却想不起来是谁。直到他们都走了,白离才从大树下走出来,不多言语地进屋,只见施无端仍然兀自对着窗棂发呆,他也不打扰,便那样静静地站在一边,好像个如影随形的幽灵。突然,施无端转过身来,低低地说道:“**离子……”当这个已经很久没有人叫过的称呼从他**说出的那一刹那,白离那双平静得有些黯淡的眼眸便在一瞬间亮了起来,好像一道烟**在寂静的深夜里炸开一样,晃得人睁不开眼,也把施无端**半句话生生地给晃没了?!澳阍诮形颐??”白离用他那种惯有的、轻柔地声音说道,仿佛有些不敢置信地往前走了一步。施无端看着他这幅模样,不知怎么的,突然觉得心里像是坠了一块铅一样,沉得人生疼,这使得他突然什出手,搂住白离,手掌附上他背后突兀的肩胛骨,仿佛能**到他的憔悴一样。施无端闭上眼睛,心里想道,这个**狐狸,怎么这样死心眼呢?

    72、第七十二章锦瑟

    每当他想起自己那些艰难的过往,白离都会很愤怒。大概他从出生开始,便与“称心如意”这个词毫无缘分。艰难,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只是无数种活法的一种,一般而然,选择一条比世上大多数人都要艰难的路,也就**着会获得比世上大多数人都丰盛的生命。然而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,白离偏偏不在此列。他有时候会觉得,便是天降馅饼,一人头上砸一个,砸到他这里,也得要把他漏过去??赡苷娴挠腥嗽诔錾氖焙?,便不受老天爷待见吧?没人能理得清他和施无端之间的那一团烂帐,恐怕是世上最**于算计的施无端本人,也难以掰着手指**明白,究竟是谁负谁多一点。唯一不难说的是,走到现如今这一步,他们非常不幸地……是两败俱伤的。白离有时候想起来,会有种“施无端”其实压根不存在的错觉,仿佛一切都是他臆想出来的执念,哪怕他抱着这个人的时候,**对方脖子上的**管缓缓流过的**传来,都似乎凝**一**不大真实的触感。恨他么?白离从来不是圣人,别人伤他一分,他要讨回一分五,便是此时此刻,念及这人种种作为、字字诛心,也有那么一**恨不得咬死他的念头。然而或许是他失落的一半**脉和**魄的回归,这念头虽然仍在,却不再**了。他终于平静下来,闭上眼认真地感受着那人瘦削却有力的怀抱,回想起多年前那少年软软的****手……于是白离对自己说,可是继续恨下去,就永远也得不到他。他的身心仿佛已经替他自动做出了选择。反叛的心是一根刺,戳在人的脊梁骨上,使得它一路**直,有了某种无坚不摧的力量,可以做出一番事业,因为当一个人对某种东西的**,仿佛溺**的人对空气的**一样的时候,他就会变得不可思议地强大。但是一辈子的**,靠这个,是不能活下去的。人生如**,过刚易折。总有一些人,一些事,是不得不妥协的,总有那么一瞬间,为了某些东西,再怎么怒气冲冲的人也要停下来,冷静片刻,收起周身的刺,原谅别人一次,也原谅自己一次。只有这个时候,才会发现,原来把自己**到绝境的罪魁祸首之一,就是自己的心。施无端的手慢慢地拢过白离服帖地附在身后的头发,它们像是**一样在他的手指间慢慢流淌,他的心在一片刺痛里**下来,好像冻僵了的人走到了**的室内一样,要慢慢地忍受那**时间的刺**和**,xx搓**,才能让已经停顿的****重新循环起来。过了不知多久,他才低低地叹了口气,几不可闻地在白离耳边说道:“……我错了?!卑桌氲蜕Φ溃骸?*?!北?*天隔绝于两侧的星辰走过那片漫无边际的银河,追逐了上万年的光**,终于走到了终点,那一刻因为疲惫而生出某种空茫的心虚,所有**烈的心**澎湃,全都宛如死**一般凝滞不前,唯有细细望去,能找到一个****的河道,那**流凝**一把**溪,润物无声地缓缓流淌出去。施无端**地放开他,低声问道:“你还打算回去平阳城么?”白离嘴角**出一分苦意,反问道:“回去……平阳城?那里几时**了我的**?”施无端转过身去,在方才李四娘等人坐过的椅子上坐下来,说道:“邹燕来**?!薄拔抑??!卑桌牍似?,才说道,“咕嘟消失了,那是我与密宗的契约物,契约人便是邹燕来,它消失了,那一头的人恐怕已经**?!笔┪薅讼肫鹆耸裁此频?,沉**不语。白离却突然一时冲动,开口问道:“当年密宗使用密法,将我从万魔之宗里放出,封住三境,将苍云谷地损毁殆尽,而我则因为因果,与国运*在了一起,同那七盏山灯一起?!笔┪薅诵睦镆惶?,抬起头望向白离。他因为常年喜怒不形于**的压抑,人已经养**了某种习惯,哪怕不想加以掩饰,脸上的表情也是比心中所想慢上几拍,为了不显得不合时宜,他**脆便什么都不往脸上放了,俊秀的五官总呈现出某种空**的深沉来?!呐滤耸贝丝?,不想那么空**地看着白离,可是却像个很多年不曾说人话的野人,已经跟不上正常人开口的速度――他总是反应不过来此时该笑还是该皱眉。白离闭了闭眼,终于将那句横亘在他们两人之间**的裂痕道了出来:“到时候,你也要杀了我么?”像九鹿山的青,像玄宗的苦若大师……你也要杀了我么?施无端还没来得及答话,白离便低低地笑了一声,说道:“若是那样,你就直说,我已经……不想再和你斗下去了?!彼⑿?*出一点厌倦来:“我觉得够了?!薄拔颐挥邢胍蹦??!笔┪薅送蝗豢?,他的目光落在已经凉了的茶杯上,过了好一会,脸上才微微**出一点姗姗来迟又不易察觉的笑容,“大概以前有时候那样想过,不过……我已经不想再杀人了,尤其不想……”他飞快地眨了一下眼睛,那**而**的睫**像是在白离心里**了一下似的。只听施无端低声道:“我一直在想办法,如果……”他抬起头,话音再一次急人地顿住,还好白离不是孟忠勇,哪怕施无端一句话要破**一百八十瓣,他也会耐心地等下去――哪怕他实在已经等了太久?!叭绻惺露冀崾?,你还愿意和我走么?”然后白离等到了他的那句话,施无端以一种奇异的语调说出来,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,清晰得很,尾音上却有一丝叫人不易察觉的颤动,那种熟悉的颤动突然让白离**到,其实坐在不远处的那个人,和自己是一样的。施无端继续道:“也许不再能回来,也许不再能见到其他人,在一个很远的地方终老此生,你甘心么?”白离以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他,这一次,施无端终于没有再躲闪,他静静地端平目光,与他对视,白离便笑了起来,他那好看得惊人的眉眼**出一点放肆的光芒,问道:“你这是问我?为什么要见其他的人,你我这些年来苦悲,难道不都是因为‘他人’而起么?我有什么不甘心?”“如果你手段通天的力量也不在了呢?”施无端继续问道。这本是白离的死**,因为力量,才是他曾经赖以生存的东西,是他苦苦追寻,曾经不惜和施无端分道扬镳,甚至**手剜出自己****的东西,然而他想了一会,摇摇头,说道:“那也没什么……其实后来我觉得,那也都没什么?!币桓鋈耸钦庋?*大的,他首先懵懂无知,然后有一天,被世间风刀霜剑所伤,开始懂得七情六**,开始瞄准某一种看起来很了不起的东西,苦苦求索,为了这,他放弃了很多很多的东西,然后再一天,当他站在了自己曾经仰视的位置上,得到了他曾经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时,却发现那些都没什么了不起的。有也一样,没有也一样,甚至没有……可能还要更**一些。这就是一个****如浮萍般的生命,在浩大天地间走过的全程了。一个人必须要走过这样一条路,如果他不曾拿起,就永远也不会放下,有些东西,只有得到过的人,才能说出一句“那也都没什么”。施无端看着他,显得有些空**的眼中突然泛起泪**,就像是常年**涸的河**上**出一点xx润的**草一样,他仿佛是故意模仿着某种稚气的语调,这使得他的话音听起来有一些古怪,**缓缓地说道:“行x,那你就给我当媳**得啦!”那还是二十多年前,有一个躲避天劫的**狐狸闯进山**中,得到了那个时候尚且傻乎乎的少年的庇护,那时少年脸上毫无**霾,轻而易举地便能笑容满面,他掏出一块手帕给他擦头发上的**,然后那**狐狸笨拙又认真地表达了自己的谢意,说道:“我会报答你的?!鄙倌耆春敛辉谝獾鼗卮鸬溃骸靶衳,那你就给我当媳**得啦?!贝淦聊裢蝗环闪似鹄?,落在白离的肩膀上,它宽大的翅膀带来一阵风,将白离的头发也吹了起来,扫过与星盘一同挂在墙上的五十弦瑟,那沉郁的琴声如****一般蔓延开来,听在心里,叫人有种想要大哭一场的**。此情可待**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
    73、第七十三章第六盏灯(一)

    这一年的中秋很快在炎热和**旱里来临了,当月亮圆**一块烧饼的时候,施无端便收到了战报――顾怀阳已经带兵再次度过了东岳,拿下了中原地区最后一个大关卡――徐南大营,生擒宋阿。然后宋大将军自尽了。他的名字,或许在以后能彪炳千秋,是个死**到底的汉子,忠君**国,生在最腐朽的时代,却从未对教宗妥协过,曾经立下赫赫战功,也在守不住的时候,用生命?;ち艘桓鑫涫孔詈蟮淖鹧??!疤崾?,没有人知道这是一场**的骗局。而如今,骗局还将继续。施无端手中握有一群**世中最神秘的人,它最初是由一些通过非常手段掠夺来的财富建立的**商会,然后慢慢将手什向更远的地方,培养起更多的势力和据点,随着时间的推移,它变得越加隐秘,也越加错综复杂?;蛐沓?*手建立它的施无端本人,没有人能理清那庞杂的系统,没有人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,到现在为止,即使是顾怀阳,也隐约知道施无端手中有一些能飞速传递消息的商人和士兵。只是眼下他们还是好兄弟,顾怀阳还是个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”的**世枭雄,没有**力去忌惮施无端什么。这支特殊的消息渠道,带给施无端第二个消息――皇帝迫不得已,再次启用颜甄。果然了――施无端坐在椅子上的时候这样想,他在用**刀削一只梨的皮,这本来是白离在做的,不过白离经手的**果全都变得比核大不了哪去,不知他是怎么具体**作的,连袖子都xx了。施无端叹为观止地在他身后观察了一阵子,认为白离的十根手指头其实是个摆设――压根连缝都掰不开,只得**自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,接过他手上**刀削起来。旁边一个伙计茶楼伙计打扮的年轻人见此情景,连眼皮都不抬一下,只是话音顿了顿,便继续说道:“颜甄官复原职的第二日,便派人去了阿木草原?!薄皒?!笔┪薅颂秸饫镄α诵?,说道,“才想xx觉便有人给送枕头?!蹦腔锛拼虬绲哪昵崛似狡桨灏宓厮档溃骸把照缂钙鸺嘎?,皇帝此时方才想起起复他,想来是为时已晚,若这是一盘棋,此时棋盘上已经没有多少能落子的位置,他想做什么,其实好猜得很?!薄耙膊荒苷庋??!笔┪薅私骱玫睦娴莞桌?,一开始有人在的时候,白离会自动躲开,后来习惯了,他便不躲了,却也不说话,在一边像是个背景一样,然后施无端的手指在一盘梨之间挑来挑去――好像他真能看出它们的区别似的,过了好半天,他才想起颜甄这个话题来,于是继续说道,“虽然颜**……也算世代忠良,但是颜甄和他父**不一样。即使位高权重,如今上了年纪,也能想到,他年轻的时候,必然也是个离经叛道的人,即使是现在,在做一些事的时候,也习惯于剑走偏锋,行事之间带着一**邪气?!逼渌礁鋈司簿驳靥?,施无端却想起了什么似的,说道:“当年我在九鹿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颜甄还曾经说过要收我为弟子的话,想来大概我们两个虽是死对头,也很有些臭味相投的意思?!蹦悄昵岬哪腥瞬⒉欢?,只是说道:“请教六爷,下一步该如何是好?!薄鞍磝x来吧?!笔┪薅怂档?,过了片刻,他又补充道,“此事无论是大哥,还是夏掌**他们,都不必知会,你知道怎么做?!蹦昵崛说溃骸笆??!毖园?,转身离开了,仿佛他从未来过一样。施无端一抬眼,发现白离已经默不作声地吃完了一个梨,正在那里正襟危坐地等着下一个,人来人往,他连眼也不抬一个,全当别人不存在,眼里只有施无端手里的**果,显得极专注,那眼神让施无端想起了他曾经俯身的那只兔子。施无端顿时觉得……其实白离是个非常好养活的人,只要按时喂吃的就行,他甚至都不挑食。这时,兰若端着一大盘酥皮月饼走了进来,轻声道:“六爷,这是四娘专**派人送过来的,据说是请人按着宫里的御膳做的,请六爷和……白公子尝尝?!彼戳税桌胍谎?,又飞快地移开目光,仿佛有些怕他似的。白离本来旁若无人地坐在那里,却在兰若进来的刹那抬起眼。他那双凌厉的眼睛,在昔日饱含杀意的时候,便是万夫莫当的勇士与之对视,也遍体生寒,更不用说这么一个姑娘**了。兰若吓了一跳,手中的托盘险些掉到地上,被施无端一抄手接住――那月饼不知是如何做出来地,酥得出奇,这样**一震,竟自己散了开,**出**颜**好看的馅。兰若脸都白了,然而还不等她说话,施无端便**地摆摆手道:“不碍事?!彼挠行┖闷娴乜戳四撬值贸銎娴脑卤谎?,nie起一**块尝了尝,感慨地说道:“当年我初见四娘的时候,她还是个会卷起袖子自己下厨的煮饭娘,想不到如今竟然也会这许多**样了?!毕肜床恍疑谡飧鍪贝?,砍人是一**比煮饭高贵些的技能吧?他话音未落,突然一只手什过来,没轻没重地拢过他的脖子,白离飞快地凑过来,竟将他嘴角一点月饼渣**了下去,随后仿佛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扫了兰若一眼??闪墓媚镏坏醚酃郾潜枪劭?,当即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施无端足足有一盏茶的功夫没反应过来,呆了半晌,脸上才不易察觉地一红,移开目光,对兰若道:“你……你先去吧,今日过节,早些休息,不必做什么了?!崩既糈赜α艘簧?,梦游一样地飘了出去。施无端这才瞟向白离,低声道:“当着人,你做什么呢?”白离充满敌意地看着兰若的背影,道:“她就是伺候你的人?他们找这么一个没嫁人的**人伺候你,是什么意思?”施无端怔了怔,突然想起,当年他受伤的时候初见兰若,竟因为她的眉眼有些像白离,而失神了很久,便忍不住看着白离笑起来。白离微怒道:“笑什……”施无端将一瓣碎开的月饼塞进他**,说道:“压压酸气?!卑桌肴匆话丫咀∷氖滞?,故意将他的指尖也含入了**。他的掌心似有微许汗意,目光盯着施无端的眼睛――那人的眼睛一如多年前那样黑板分明,眉心却因为笑得少皱眉多,而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,这使得他清俊的脸上总显得有些愁苦之意。白离想道,其实这些年,他也从未快乐过。这时候,已经出去的兰若方才如梦方醒,想起刚刚要告诉施无端的一句话――三爷来了。然而为时已晚,陆云舟本来就是稍微客气一下,才让她代为通报,根本也不等**来人来请,便像是进自****一样地走了进去。此刻在红巾军看来,战局已经颇为稳定,他此番回到淮州大本营,却是为了他****儿陆**的婚事,顺便听说施无端已经回来,来瞧瞧他。谁知一走进院子,便先瞧见了白离。孟忠勇一时半会想不起白离是谁,陆云舟可看得出。当年因为**尸火,施无端与白离发生冲突的时候,便是他一剑横过去,打算跟这个忘恩负义的妖魔鬼怪决一死战的。如今陆三哥虽然**儿都已经行了及笄礼,准备嫁人,却仍然不改当年那一言不合拔剑相向的江湖豪侠气概。他乍一看白离,先是一愣――随即怒发冲冠地一把拔/出腰上**剑,怒道:“妖孽,你还敢来淮州!”施无端的嘴皮子功夫不错,但是鉴于他慢慢腾腾的习*,话总是不如陆云舟的??斓?,还没来得及出声,陆云舟一剑已经递到,白离轻飘飘地从原本坐着的地方飘出来,仿佛不着力似的落在一边。他却只是躲,并不还手,眼睛望向施无端。施无端忙道:“三哥!”陆云舟喝道:“闭嘴!”施无端简直想对天翻个白眼,**此情此境甚为熟悉,那时候听说陆**与顾怀阳手下一名前锋的xx两情相悦之时,被她爹撞破,那可怜的少年也是被他未来的岳父提着剑追杀了八条街。他抬手抓起桌子上的银筷子,架偏了陆云舟的剑尖,依然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三哥,你先慢动手,听我……”即使是正常情况下,陆云舟都没耐心听他把话说完,更不用说此刻怒气冲冲了,陆云舟轻叱一声,一个手刀迫得施无端手腕垂下,连看也不看他一眼――看白离的目光极其仇恨,仿佛他是个被坏人**拐的**姑娘似的。施无端哭笑不得,白离却没有那样好的脾气,早被这人一下一下地给**烦了,一甩袖子将陆云舟的剑打偏,冷声道:“你又是什么人,管什么闲事?当年我有错在先,不与你一般见识,你还当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么?”陆云舟一听这话,就好像被火上浇油一般,立刻怒得连他**儿都要不认识了,发狠要将白离穿**糖葫芦,却谁知一道影子突然闪过来,他剑尖竟再难往前送一分――施无端这回用两根筷子jia住了他的剑。施无端语气颇为无力地说道:“三哥,我又不是****?!甭皆浦叟葱Φ溃骸澳慊共蝗缏?*,起码她知道不和这样的邪魔歪道**在一处?!卑桌朊辛嗣醒?,抢道:“我是什么,轮不到你置喙?!甭皆浦鄣溃骸拔冶纠幢闶裁匆膊槐厮?,杀了你便是!”白离冷笑道:“就凭你?”陆云舟:“就凭我手中这柄剑!”白离道:“哈!”施无端终于忍无可忍,皱眉道:“行了!”他仿佛毫无知觉似的,直接用手抓过陆云舟的剑,刃将他的手掌割开了一条**口子,好在他没有xx,流**不多。施无端将剑尖抵在自己身上,说道:“三哥,你若是不忿,往这里捅便是,前事种种内情外情,一时也说不清楚,总之……其实是我错得多些?!彼砗?,白离神**一震,方才种种冷厉竟是一缓。陆云舟忍无可忍道:“施无端!你……你戏文看多了不**?”施无端忍不住**出一点笑意,他这般不严肃,更使气得陆云舟火冒三丈,陆三哥“嘿”了一声,看了看他,又看了一眼白离,咬咬牙一把**下手中剑,头也不回地转身,大步离开――仿佛在看见这对**男男一眼,便要**针眼似的。施无端将手上**丝抹去,还不忘在他身后补充道:“三哥不必忧心,****披上嫁衣时,我这做六叔的,也是要送她一份嫁妆的?!闭饣凹蛑蹦暮豢崮暮?,本来便觉得这便宜**婿不顺眼的准岳父终于停下来,**地瞪了他一眼,然后走得更快了,脚下生风似的。这一年重阳未至,三爷的掌上明珠陆**便披上嫁衣,这三岁时曾经发下宏愿,称**大要嫁给六叔的**姑娘,终于回头是岸地抛弃了她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六叔,嫁作了他人**。同年十月,顾怀阳大军继续北上,平阳帝都文武百官惊慌失措,颜甄竟从阿木草原调集来十万妖军,与红巾军对峙与泰安山之阳,战事再一次胶着。

    74、第七十四章第六盏灯(二)

    月底,施无端知会了顾怀阳,以“顾大将军”的名义,向妖王发出密信。这个人类战争中的第三方的****,究竟会和谁坐在一条板凳上,几乎已经是这场战役中谁王谁寇的决定*因素。陆**婚礼过后,施无端再次离开淮州,神不知鬼不觉地第二次驾临大乘教宗的大菩提山。他先开始只是在山脚下转圈,却并不上去,以白离的眼力,能看出围绕着大菩提山附近有一圈不知是什么的光圈,把整个菩提山圈在了**,而菩提山的多年大道修为凝练的灵气,却在顺着南方于三阳关断开的打谷/道慢慢流逝。白离对灵气很**,为什么自古有“钟灵毓秀”这样的词,无论是人也好,妖也好,想要修炼,必然得有一个能够凝练灵气的源头,如今,打谷/道上的凸起直接截断了三大教宗的**汇点,这就仿佛是一个人身上原本贯通的**流被拴在了一个地方似的,轻则瘫痪,重的便**脆呜呼哀哉了。以他的眼力,竟瞧不出打谷/道上人工生**的天堑是将这些泄**的灵气送到了哪里去。只听施无端望着白雪覆盖的山顶,轻声说道:“我坑了那老狐狸一回,若是再上他的山,会不会被打出去?”白离沉默了一会,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,总觉得这个人若是不能被拎出来揍一顿,简直不足以谢天下英雄,过了好久,他才**什手将施无端在马车里蹭得有些**得头发拢到一边,问道:“你为什么不能做些好事?”“我做的就是好事?!薄拔颐磺瞥隼??!卑桌胫毖圆换涞厮档?,哪怕是面对施无端,也很难叫这个拽惯了的魔君有一点委婉,“除了你那个大哥,我没看出你做的这些事对谁有好处,因为你,**很多人,我瞧见邹燕来那里的书上写着什么‘仁义礼智信’‘温良恭俭让’,虽然有些话不对,但看起来总是有些道理的,你自己说,你占了哪一样?”施无端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,不客气地问道:“那你还跟着我**什么?”“行了,”白离淡淡地打断他道,“别搓火了,我说过不和你斗,便不再和你斗了?!奔┪薅说勺潘?,白离便接着道:“也没什么,只是如今我乃是等着你发落的局外人,看见不解的事,多问一嘴罢了?!笔┪薅颂玖丝谄?,将白离一条胳膊挪开,自己毫不客气地躺在他的**上,脸略微往旁边侧了一点,显得有些疲惫,**却道:“我躺一会?!卑桌胧彩只纷∷募绨?,将他往自己怀里带了一下,好叫他躺得更**些,看起来**密无间地抱着他。过了好一会,施无端才合着眼,轻声说道:“白离,你**的人,其实是二十多年前,在九鹿山上了无心事的那个少年。他对这世上一切的好坏都没什么概念,每日里只知道**和捣蛋,没有烦恼,没有仇恨,心里因为太**净了,所以宽得谁都能走进去?!卑桌胄睦?*地一**。施无端继而几不可闻地说道:“可是他已经**?!卑桌氩谎杂?,施无端便睁开眼睛,与他的目光对在一起。白离抱着他的手陡然缩紧,目光黑得近乎幽深,叫人看不见底。突然,他一把捞起施无端,像是个**野**一样啃上了他的嘴**,**的气息落在施无端的脸上,这使得他仿佛被烫伤了似的瑟缩了一下。白离的手按住他的后背,直到施无端因为喘不上气来xx地推开他,才恨恨地看着施无端,低低地咆哮道:“你就不能看着我心情好一点么?哪怕只是骗我?”他脸上仿佛有种看不见的伤痕呼之**出,像是被伤口折磨得痛极了,愤怒极了,却不知道如何发泄野**。施无端突然叹了口气,僵直的脊背放软了一些,然后他扣住白离的后脑,将他拉过来,抵在自己肩膀上,轻声道:“我不骗你了?!彼匙虐桌氲募贡?,**地安**着身体微微**的人,说道:“怎么**魄找回来了,还是有这么大的气*?行了,你放心吧,我不会再骗你了……我对天发誓?!闭馐甭沓低O铝?,车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:“六爷,有人拦路?!笔┪薅宋实溃骸八??”只听一个男子的声音说道:“后辈乃是大乘教宗简字辈弟子,大宗主命我在此地等着贵客?!笔┪薅苏苏约旱囊陆?,在白离脸上**了一把,**道:“好了,别气了?!比缓笏鲁道?,除了嘴**比平时颜**略**,依然是一副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无所谓模样,平静地对那大乘教宗的弟子拱拱手道:“多谢,请带路吧?!背捣蚋献怕沓德朴频馗谒肀?,白离却一直没有出来,施无端以为他还在消气,其实白离是呆呆地坐在车里,按着被施无端仿佛轻薄似的**了一把的脸发呆。走了一段,突然,正在发呆的白离神**一凛,车夫只觉得一阵风从自己身边掠过,还没来得及想明白,白离已经一把拉住施无端,将他往自己身后一带,随后尖锐的**指甲从他的手上弹出来,直指那带路的大乘教宗弟子咽喉,冷冷地看着对方。那弟子吓了一跳,然而虽然被他一身冰冷的杀气震慑,好歹也是个名**之后,有些慌张,却并没有慌**,艰难地开口问道:“客人……这是何意?”白离道:“有**妖的味?!笔┪薅瞬唤獾溃骸笆裁次??”白离目光依然凌迟着这位领路的弟子,**道:“妖自行修炼,一般不与人沾染因果,否则后患无穷,唯有那些个手里沾染过人**的嗜杀之徒,身上才会有这**味道?!薄芭??!笔┪薅嘶腥淮笪虻氐愕阃?,“怪不得,我约了百**妖王大人在此见面,传闻那位大人真身乃是一头老虎,想不到你这**狐狸鼻子倒灵,这么远便闻到了?!卑桌氡砬橐唤?,有些尴尬地收回指甲,脸上像是被冻住了一样,转头看着施无端。施无端瞧着有趣,不知为什么,便随手在他的头上**了一把,跟着那位受惊的教宗弟子继续往山上走。白离这才不情不愿地跟上,问道:“你们不是在打仗么?”施无端道:“哪来那么些深仇大恨,仁义不**买卖在,大**能坐下来达**协议,自然比刀枪相向,打来打去要好?!卑桌肓成舷肝⒌?*动了一下,施无端认出那是一个难以理解的表情,他的嘴角便迟钝地**出一点笑容来,心里想道,你一个傻乎乎的**狐狸,除了吃喝拉撒和打打杀杀,根本也不知道别的,做什么也要搅合进来呢?过了一会,白离又忍不住问道:“你不是说姓顾的给他写了密信,要见面,为什么也没等他来?”施无端头也不回地说道:“连你都知道,算什么密信?”白离讶异道:“是假的?”施无端道:“那倒没有,是真的,过一阵子大概我还要回一趟淮州,**忙主持密会?!卑桌肓成嫌?*出困**来,这使得他身上的凶悍和**腥气都淡了不少,有些像是那个被人拎起耳朵就不会动的兔子。于是索*不想了,只是暗道,若是有能耐,谁挡路就把谁杀了便是,做什么这样算来算去,**下里见不说,还要**下里的**下里见。他发现,即使自己被大宗主指点过,自己也依然不懂这些人的心,跟在施无端身后,便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心里想,这些人怎么这样无聊?很快,他们便见到了等在**亭子里的大宗主和百**妖王,那妖王看起来是个中年的男子模样,出乎意料的,他并不咄咄**人,身上穿着普普通通的袍子,颜**发旧,就像个微许有些落魄的书生。白离站得稍远,若不是对方身上的味道,他几乎以为自己认错人了――这人看起来真是一点也不像个老虎**。被人算计了的大宗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,仍然非常宠辱不惊地邀请施无端和白离坐下。那百**妖王竟还非常知书达理,自称赵戎,眼神近乎温润,只有盯着别人看的时候,能见到**稍纵即逝的锐利。施无端看起来竟与他颇为熟悉,见面之后便说道:“百闻不如一见,妖王请了?!闭匀值愕阃?,目光落在了白离身上,看了他一会,才问道:“这便是魔君殿下吧?这些年狐王白娘娘对你颇为挂念?!辈栽乒缺换僦?,狐王便带着零星族人迁移到了阿木草原,受妖王的庇护。白离**环在**前,并不坐下,只是靠在一边的柱子上,皮笑**不笑地说道:“万分有劳?!闭匀挚醋潘?,缓缓地说道:“当年那狐族**仙姑受魔气侵染,被引上邪路,乃至身怀魔胎,整整七七四十九日,力竭方才产下一子,临终托付给白娘娘,闭眼前仍放不下那九幽之下的魔物。狐*本**,却也出了不少这样痴情之人。当年魔宗动**,白娘娘将你送上祭台,实在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魔君毕竟……非我族类,还望你**记恨?!卑桌胩谷坏溃骸澳慵茸鹞乙簧Ь?,便该知道我与狐族没有一点**,这话还是少说得好?!彼萑淌┪薅丝谖拚诶沟亟兴?*狐狸”,却不代表对别人也有这样大度。赵戎苦笑一声,摇摇头,**道:“得罪了?!彼婧笏蚴┪薅?,说道:“六爷**代的事,我等已经办妥?!卑桌胙奂┪薅四歉霾痪慌哪Q?,心里突然冒出一个猜测,莫非十万妖兵截住顾怀阳北上的大军,是他一手**纵的?他为什么要这样做?他莫非也……信不过顾怀阳?仿佛看出他的疑问,大宗主忽然开了口,在一边解释道:“公子在西北**纵米市,将朝廷大军西引,而后又封住大乘教宗,将打谷/道截断,西北军立刻腹背受敌,再命人趁**掩护,开出一条通路,利用与我密约的阵法,将灵气自西引到了阿木草原,是不是呢?”赵戎接道:“还未谢过六爷?!报D―这些年不少因战火躲到阿木草原上的妖**部落,草原本就贫瘠,如此一来,更加捉襟见肘,相比之下,施无端这近乎“无**”的一手,一来算是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,二来几乎在人和妖之间划下一条分明的界限,这片人妖**居,修道修仙百**争鸣的大陆,竟不知不觉中,被他一手重新规划。阿木草原乃是妖界,向来与人间井**不犯河**,白离望向施无端,心道,难道他是想彻底断了这大陆上人的修道之路?!澳睦??!笔┪薅舜踊持腥〕鲆豢?***的卷轴,放在石桌上,对赵戎说道,“这东西本该在淮州夜宴的时候拿出来,只是我总是不大放心,还望妖王见谅?!卑桌胍谎勖楣?,便知道那是另外一份密约,一条一条极为细致,只要赵戎签了,从此妖族便不得相犯人间,否则必遭大刑。赵戎**称是,却仍在一条一条细细致致地浏览,随后整整一下午,白离便看见他和施无端一条一条地商讨谈判,竟是事无巨细,谁也不肯相让。只是赵戎眼下相处弱势,他知道眼前这个人手里一定是有别的筹码,人间、教宗、妖界都被他收拾了**净,眼下还不知他怎么处理魔宗,施无端不掀底牌,永远没人知道他下一步如何算计的,这人连天地都敢骗,何况他一个****的妖王呢?他也只是……尽可能地替他的族人争取一些权利。白离听他们一点一点地**,**有些无聊,便转向一边喝茶的大宗主,见他依然**澜不惊的模样,于是奇道:“你不生气么?”大宗主抬头看着他。白离问道:“他骗你签了密约,又将教宗的灵气泄**,你不生气么?”大宗主笑道:“六爷答应了大乘教宗时代为君王宗祠,想来定然不会食言,难道不是给了我们**的体面么?”白离皱皱眉。大宗主道:“我大乘教,并不似玄宗尚武,也不似密宗尚术,我们敬畏天地,知道进退,懂得万物生**的自然之道,这才是真正的大乘教义,道术高低,并不能说明什么。有没有山川灵气又能怎么样呢?我教中人依然能受万民敬仰,依然会有无数的人前来拜山,请求指点**津?!卑桌胍廊恢遄琶?。大宗主轻声道:“将来所有的教宗都会消失,无论是我们这些老的,还是未来的新的,****即将终止,人皇才是人间的最高统治者,只有我大乘教宗会被保存下来,作为宗祠和神龛,以及大德之地,这岂不是幸运么?”施无端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,心里想道――老东西就是心眼多。白离沉默良久,他心里忽然冒出一句话,那是一个讲个**孩子听的故事――很久很久以前,天地原本**沌,这时,盘古大神出现,他举起巨斧,劈开**沌,使得轻者为天,浊者入地,**山川日月,平谷星子……原来这才是真正转换国运的灯。白离看着施无端略微弓起的后背,突然想上去抱抱他,他想到马车上施无端的沉默,便忍不住暗道,你为什么不说出来呢?然后他真的突然站起来,直接打断施无端和赵戎的谈判,在赵戎愕然的目光下,**地从背后搂住施无端,将他紧紧地按在自己的**前。为什么不说出来呢?因为……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吧?一个凡人,怎么能做到盘古大神做过的事呢?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好了诸位,我们可以倒数计时它的完结了~那位想要个人志的姑娘,非常感谢你的**^_^不过晋江不允许签/约作者**下里发个人志,就算允许,其实我也没什么**力去那些工作,实在抱歉得很。

    75、第七十五章第七盏灯(一)

    白离向来是个不顾别人脸**的,多年杀伐练就的这么个魔君,从来是想怎样便怎样,于是正对着契约书慎重思考的妖王便这样被他忽略了。妖王赵戎张张嘴,考虑了片刻,**魔君这件事办的很没眼力劲儿,人**正在讨论正事,他突如其来的横xx一杠子,搅合得自己都忘词了,可是他是魔君,自己被人尊称妖王,其实也不过是一个****虎**,又能把人**怎么样呢?……另外他看那位施六爷的表情就知道,对方大约也是很纠结地忘词了。施无端被白离的爪子死死地按住,一动也动不了,只能艰难地扭了一下脖子,抬手在白离的胳膊上拍了拍,问道:“怎么?”白离不语,心里很难过,可是形容不出,只是低着头,手臂微微有些发颤。施无端诧异了一会,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沉默了,他的后背紧紧地贴在白离身上,能**到那个人身上传来的细微的**和温度。从来没有人问过他,这样机关算尽是为了什么,他也从来没像别人解释过。解释这种东西,真是没用得很――因为有些话,即使说出来,别人也不见得明白,倒惹得那些毫不知情的人横加指摘。后来施无端就想开了,他明白了一个道理――不同的人总是有不同的活法。有的人像野草,给他一亩三分地,上有片瓦遮风,下有茅草垫**,一个破碗一张桌,有吃有喝便能过下去了;有的人像瓷器,要锦衣**食,与那脂粉风月为伍,才能像一朵**一样地活着,一点的风吹雨打都能叫他枯萎;有的人像鹰隼,多好的地方多美的人都留不住他的心,他必须自在,必须时刻走在去往不同未知的路上,没自由毋宁死。每个人都在循着本能追求着自己看来最重要的东西,是温饱、融化、自由、野心、抑或只是一个人的心。人有三六九等,前世或食**或食草,毕竟不同。施无端有时候觉得,没有人能真正理解另一个人。然后当白离从身后xx地抱住他的刹那,施无端突然有种对方心里都明白了的错觉。这使得即使他知道很有可能是种错觉,也有短暂的****。平稳跳着的心像是被什么揪住,停顿了一拍。妖王赵戎有幸**了施六爷张了嘴又闭上,几次三番到最后仍然不知该说什么好的模样,末了只见他**咳一声,说道:“兹事体大,今日天**已晚,我看妖王若是不急,可以先在此山中休息一晚,我们明日再商量?!彼低?,施无端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大菩提山真正的主人,于是回过头去,假装客气地问道:“不知道能不能再叨扰大宗主一宿?”大宗主脸上笑得**风满园,心里想道,鸠要占鹊巢,鹊敢说一言么?一行人在大乘教宗住下,隔日,赵戎终于与施无端达**协议,两人和和气气地分手,各自去将戏份做足,大半个月后,顾怀阳与赵戎**会与淮州,由施无端主持,祭查夏端方**扶,在司云阁宴请群妖。后人称此夜为群妖夜宴,正直腊月初一,便立为“夜宴节”,当此时日,据说人间百妖横行,百姓彻夜欢歌,以招待这些大**仙,金吾不禁,城中会举行祭奠以及灯会,每年有青年男人或者坊中名妓打扮**妖**的模样,表演节目。顾怀阳承诺将阿木草原东西南北之处各绵延出两百里,化为妖**属地,立下誓约,永不相犯。妖族从此不得再沾染人**,否则必遭天雷下罪。妖王赵戎装模作样地在已经签过一次的契约上,再一次签下自己的名字,一条亮光从夏端方手中升起,变**一条锁链,缠在未来的人皇和妖王身上,紫微星飞快地闪过一缕流光,偌大的银河仿佛将整个契约书反**了一番似的,那光链随即变**火,落在了契约书上,瞬间烧了个**净。当夜赵戎带着他的十万妖众撤军。这热闹白离是不会出去看的――明知道是做戏,还要假装没发生过的样子,白离自认做不出,就在夜已经很深,他灭了房中灯光,闭目养神如同入定一样的时候,突然,**外闪过一道影。白离陡然睁开双眼,低喝道:“谁?”一个**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,说道:“**妖碧罗姬,奉我王之命请魔君一叙?!卑桌肜?*,那**外的**妖在他的目光下明显地瑟缩了一下,忍不住退了一步。白离冷冷地问道:“妖王?赵戎找我有什么事?”**妖颤声道:“**妖不知?!卑桌肫沉怂谎?,倒也没有很为难她,只是淡淡地说道:“带路?!?*妖慌忙往外走去,仿佛她身后跟着一个洪******,叫她连头都不敢回一下。宴会还在继续,也不知赵戎是怎么出来的,正在一个****园里的石桌旁等着他,**妖将白离带到,便眼巴巴地看着他,赵戎一句:“碧罗,没你的事了,你去吧?!苯兴?*大赦,简直是脚下生风地跑了?!澳Ь??!闭匀炙档?。白离**脆地说道:“不了,你有话快说有**快放?!闭匀挚戳怂谎?,自己也站了起来,表示不敢在魔君面前造次,开口说道:“既然魔君是痛快人,我便不吞吞吐吐了,想来……如今的形式,魔君都看到了,纵然颜甄还在负隅顽抗,却也只是时间问题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